往返

发表于 2020-11-10  229 次阅读


诸神处罚西西弗斯,让他重复将巨石运上山巅。
这在当时是无意义的行为,所以是惩罚。
然若是西西弗斯能从中获取乐趣,这便不是惩罚。
但如今从看来,将巨石运往山巅在当时本来就是一种手段极其有限的行为,再加上故事背景也有无形的约束。
西西弗斯终究只能重复相同的过程。难以改变方式以取得乐趣。
在我看来,取乐的方法何其多样。
那么换一个角度,其本身在过程中得到了改变么?
重复不同的过程,其本人在过程中得到了成长,还是损耗。
故事最终将这种行为归纳为无效无望的劳动,西西弗斯的生命就在这样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当中慢慢消耗殆尽。
可见西西弗斯的目的从未有过取乐这个观念,他永远寄望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那么这个诅咒的是目的而非是行为。
而西西弗斯又从未改变过追寻目标的方法。
那对一个行为和目的都被规划好的人,让他在固定的轨迹上运行,真的是一种惩罚么?
在我看来这个故事的格局依然相当有限。
即便是重复枯燥的学习,也会有明确或模糊的目的性,好似惩罚一般的过程,最终也会有反馈。
“攀岩者总会望向更高的山巅。”
人对任何事物的认知总不甘于停留在一个常态。起码我现在是这么想的。
现代资本对人性的捏拿还是很独到的,利用小小的正反馈就轻松能引导愿望的趋势。
因寻求愉悦而追寻,又为追寻变化而失去了愉悦。甚至扭曲了愿望的存在形式。
这难道不比西西弗斯的枷锁更称得上是惩罚么?

本站文章基于国际协议BY-NA-SA 4.0协议共享;
如未特殊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文章,请规范转载。


我们也是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