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

发表于 25 天前

诸神处罚西西弗斯,让他重复将巨石运上山巅。 这在当时是无意义的行为,所以是惩罚。 然若是西西弗斯能从中获取乐趣,这便不是惩罚。 但 …


死亡

发表于 2020-07-08

黑暗。 一片漆黑。 只有夜晚冰冷的空气无情的灌入我的肺泡中。 只能听见布料的轻微的摩挲,和均匀的呼吸声。 黑暗并不恐怖,因为我知道 …


柠檬

发表于 2020-06-13

来自半张信纸。 想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谈爱?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吧。 看到你的礼物我激动了好久,其实我确实幻想过这样的场景,如果,我是 …


小屋

发表于 2020-06-12

路过了一个看起来就感觉沧桑的房子,虽然很精致但总有种有种年久失修的感觉。 “这里为什么一直没人住啊?” “啊,大概是诅咒一类的东西 …


漩涡

发表于 2020-04-17

我茫然的望去,惊恐的目光捕捉倒了一个熟悉的脸庞。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本以为外来者会有所不同…”她的脸上写满了 …


水蚤

发表于 2020-02-20

“… …” “怎么样,你听得到么?” 也许早就被她看穿了吧。 她的表情仍然透露着特有的智慧和从容。 ——即使被玩弄到这个地 …


洋葱

发表于 2020-02-13

沿着楼梯一级一级向上,我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环状废墟,残缺的石墙仍在风中萧瑟,也许这里特有的悲凉会帮我洗去刚刚在熏烟中的迷惘。 啪嚓 …


稻草

发表于 2018-11-03

敲门,用指端起数第二指节敲击铝合金防盗门,一次,两次,没有动静。 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敲了第三下。脚跟狠狠戳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翻箱倒 …


镀金的心

发表于 2015-01-13

他们总是失败的宠儿,只有那被选中的彩票才会被置于阳光的投射下,多数时刻他们只将蜷缩于阴暗与腐朽的角落,而且甚至仅此而已。然而,第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