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

发表于 2020-02-13  843 次阅读


沿着楼梯一级一级向上,我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环状废墟,残缺的石墙仍在风中萧瑟,也许这里特有的悲凉会帮我洗去刚刚在熏烟中的迷惘。

啪嚓的燃烧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向篝火旁望去,一个熟悉的圆圆铠甲正偏着头,好似在望着我。

“啊,许久不见了”清脆的声音响起“我们不期而遇却彼此又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模仿她的姿势,也偏了偏头。头盔下干涩的嘴角不禁扯出了一丝笑意。

“我终于顺利找到我的父亲了...多亏了您。终于可以把母亲的话转告给他了...”

我由衷的为她感到开心。

她看我仍有疑惑的样子,说到“您是好奇我父亲的下落么?”

“他说他还有最后想要去看看的地方...”

她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担忧。

“别担心。那就是我父亲的作风啦...事到如今他仍能坚持自己的信念,让我甚至觉得开心呢。”

“... ...”

“...如果哪一天他真的失去了理智的话,我只要将他杀了就好...无论的得杀多少次... ...”

我默默的看着她离开。

想着那些相仿的身影,希望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本站文章基于国际协议BY-NA-SA 4.0协议共享;
如未特殊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文章,请规范转载。


我们也是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