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好惨,今天帮忙搬设备,砸了两根手指头。

发表于 2021-06-03

某的序章

发表于 2021-06-02

某出现在2015年一个晴朗的秋天,晴朗在几万米的高空叮当作响,风里有股金属碎屑的酸味。某一出现,便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彻底的偶然,无 …


拾柴

发表于 2021-03-05

曾在胸腔有过无数种子它被鲜血点燃,烈火熊熊燃烧而燃有尽,覆无穷从愤慨到冷漠从冷漠到理解从理解到迷茫 堆积,物质的堆积,理念的堆积, …


往返

发表于 2020-11-10

诸神处罚西西弗斯,让他重复将巨石运上山巅。 这在当时是无意义的行为,所以是惩罚。 然若是西西弗斯能从中获取乐趣,这便不是惩罚。 但 …


死亡

发表于 2020-07-08

黑暗。 一片漆黑。 只有夜晚冰冷的空气无情的灌入我的肺泡中。 只能听见布料的轻微的摩挲,和均匀的呼吸声。 黑暗并不恐怖,因为我知道 …


柠檬

发表于 2020-06-13

来自半张信纸。 想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谈爱?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吧。 看到你的礼物我激动了好久,其实我确实幻想过这样的场景,如果,我是 …


小屋

发表于 2020-06-12

路过了一个看起来就感觉沧桑的房子,虽然很精致但总有种有种年久失修的感觉。 “这里为什么一直没人住啊?” “啊,大概是诅咒一类的东西 …


漩涡

发表于 2020-04-17

我茫然的望去,惊恐的目光捕捉倒了一个熟悉的脸庞。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本以为外来者会有所不同…”她的脸上写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