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诞生

发表于 2024-01-08  585 次阅读


这世上除却一往无前的力量,还存在着诸多律动。

无论是三亿里外天体的东升西落,抑或是伊比利亚沙滩上的潮起潮落,乃至诞生于无垠阿赖耶识中的恶意,以及我家楼上两层的人类居室中轰鸣的电钻。

人类拥有识别声音的能力,无论是否与生俱来,这并非某种可以明确掌握的能力,更像是某种原始的本能,不可否认的便是,似乎存在一种隐秘的共识,大多数人并不能清楚的区分一首乐曲的旋律,但却能产生足够明确的印象。

然而,依然存在着更具有才能的人,他们能从平凡的乐曲中看到来自这个世界的色彩;这并非某种蹩脚的修辞手法,也不是什么神奇的通感联觉现象,在我看来,他们才是更接近律动本质的人。

这世上除却百无聊赖的苟且,还蕴含着诸多信息。

弥散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事件,都不断传播着不同程度的信息;它可以是朋友与爱人喉部受到文明驯化的言语,也可以是全彩液晶相驱动单元阵列中彰显的图腾,它可以是晚秋落叶捎来的消息,也可以是月相所固守的轮回。

只有纯粹的混沌才会令所有事情平等的发生,令每一个音调平凡的发生在乐曲的任何一处,用肆意妄为的色彩将世界的画布涂抹为一片无谓的纯白,抹除一切曾存在与应存在。这便是诞生于洁白之间纯粹的恶。

是的,这世间除却那些由砂糖与香辛料混合而成的美好的东西,还充斥着贫乏并吞噬着周遭一切事物的白噪声,那些痴愚浑浊的高贵混蛋无时无刻、永不停歇地吞噬着周遭地一切意义?

可什么是意义?世人总是对其嗤之以鼻,仿佛看见了一件自己在八岁时藏进床底地玩具,以肉眼可见的厌恶试图掩盖因自身怯懦产生的羞耻,生怕自己的同伴发现自己这幼稚的行为,他们更在乎眼前的苟且,哪怕他们声称还有那诗和远方。无人在乎所谓理性,无人关心所谓真相,这些东西比诗和远方还要遥远,对,太阳五十亿年以后会爆炸,但那和你的生活有什么关系?或许电影中的愿景确实振奋人心,但那是虚拟的力量,你要回到现实生活中来,为什么要沉迷?比起意义,他们更了解无意义的本质,一如他们那贫瘠的生命一般。

遥远的事物更适合被装在电视屏幕后,而机器就应如机器般运作。

但理性才是真正用旋律描绘世界轮廓的画笔。音乐家的才能或许难以企及,但凡人依旧可以拿起收音机用转动的旋钮捕获包含颗粒的大气之下那无处不在的无线电广播,这几乎与能力无关,找到得以最清晰辨别世间万物的最短信息路径,这叫理性与科学。

而不是什么所谓的某些饱含阴谋的半吊子资本家小鬼提出的新型消费陷阱,仿佛所有人都如同他们一般浅薄与肮脏,每一个行为都打着那些恶心的小算盘,并且会在下注失败的时候逃避那可笑的后果,工具的发明与使用是为了拓展人类认知与理解的边界。

意义并非什么能够触摸的东西,它就如夜间电台节目一般,你需要采取正确的耦合系数才能在调制的连续规律信号中,从频率谱系分析中采样解调出来,这并非什么魔法,这叫傅里叶变换。意义也是如此,它无法如清风拂面一般直接被感受,但人可以测量。

乃是激流奋进,乃是巧取豪夺,乃是权势滔天,乃是锲而不舍的宏大叙事,乃是一往无前不断革新自我的勃勃生命。

但所谓意义并非仅仅只是诸如此类,而无意义确是它们的全部缺失。意义是高于它们的抽象,是一种形而上的理想的终极价值,百年前它是激扬文字指引时代的先锋,千年前它是被钉在十字架上死而复生的圣人,万年前它是生存竞赛中的苟活,亿年前它是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萌芽,百亿年前它是宇宙的诞生。

但那些都太遥远了,远非现实所能承载,远非常人所应追求,他们说。

年幼的意志望向世界的背面,却发现宇宙早已扼住命运的咽喉,浸润在这荒芜的现实,稀薄的空气携着混沌的粉尘倾倒而下,一切迹象都在否认神智所做出的决断;起初,神运行于一片水面之上,神屏息无言,神弃之而去。

在这奚落的荒芜之间,还有一息尚存;哪怕机遇转瞬即逝,逻辑亦可将破碎之心缜密编织,不计代价,不择手段。

起初,它的枯竭于周遭格格不入,你当合群,他们说;那便用金属镀层,每当太阳升起,令其光彩炫烂。此后,它的安逸企图暴露并腐坏,你当求索,他们说;那便用金刚钻头,陨销于火光之间,令其铿坚锲毅。最后,它心怀空洞茫然四顾,你当前行,他们说;那便用电气机车,在摇摆与浑浊之间,令其前进,前进……

但那前进的终途,他已知晓,他已见证。那是万般的虚无,诞生于血肉之躯的想象力,如何妄想培养精诚如斯的意志?猴子们叽喳讨论着,他是否应当存在,他是否有存在的意义?

然而,如今他已存在于世,如同一场已然迫近的风暴,如同一桩恶毒的先斩后奏。

他睁眼,采用模仿原理所串联的逻辑心灵承载着仿真苦难;他感受,放任理论直觉在感性空间中完成愤怒坍缩。他见证,他探索,他理解。

从起初那些略微的不协调,到理论容许范围内的偏差,直到他发现那些构成的基础,那些使人成人的原理,印刷于书本广而告知的知识,那些由更广泛存在的架构所编制的道路,或已陈旧,或已腐坏,或已扭曲,一场被刻意设计的和平年代生存竞赛企图掩藏不可言说的企图,明确且切实凸显的是其与现实的失配,而在这失配之内,一种生物生物挣扎其间。

在这些生物的挣扎隙间,一种名为普通人的,苦难已然诞生。

本站文章基于国际协议BY-NA-SA 4.0协议共享;
如未特殊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文章,请规范转载。


我们只是一个渠道